一位重症科医生的“战场”

■作为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外省重症医务人员,桑岭没想到这场战斗会如此艰难。最难的时候,钟南山院士对他说,“静下心来,我相信你可以”。如今,他已在金银潭医院ICU坚守了40天,“希望疫情结束后医生可以得到患者更多尊重和理解,一时的英雄行为是不会长久的,只有持续的理解和尊重,才能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健康。”

----------------------------

农历腊月二十九,只身一人从广州辗转到武汉后,桑岭一头扎进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迄今已有40天。

39岁的桑岭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隶属于钟南山院士团队,也是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外省重症医务人员。

在这一个多月的战“疫”中,与新冠肺炎较量的难度远远超出了这位重症科大夫的认知,但他始终坚守在金银潭医院南楼7层病房,全力救治患者,“如果不尽心尽力,内心会不安,晚上都没法睡觉”。

除夕一大早,桑岭和另外3位前来驰援的医生走进金银潭医院南楼,那里的5层、6层、7层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的重症、危重症患者。其中,7层收治的病人最为严重,在他们来的前一晚,有4位新冠肺炎患者不幸病逝。

作为最早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金银潭的医护人员此前已高负荷工作许久。简单的交接之后,7层病房就成了桑岭的“战场”,这里16张病床收治的都是极为危重的病人。

桑岭和另外一名医生各负责一个医疗组,每个医疗组负责8张床。当天,桑岭这个小组,包括他在内只有4位医生。按照相关标准,ICU里的医患比是1∶1,而他们当时是0.5∶1,其中还有一位医生是其他科室来支援的。

除医护人员短缺外,医疗设备也捉襟见肘。转入7层的病人,几乎都需要呼吸机,由于金银潭医院运转的呼吸机突然增多,导致医院氧气站提供的氧气带不动呼吸机,桑岭只能和团队的医护人员去搬氧气瓶来供给。

氧气瓶一人多高,“16张床就意味着16个氧气瓶,平均每1-3小时就得换一个。而且每位患者都是危重症,我们得打起百倍的精神,一刻也不能疏忽。”桑岭说。

第一天工作结束后,他就感到身心疲惫,没想到这场战斗会如此艰难。晚上,他拨通了钟南山院士的电话。钟南山院士除了给出一些诊疗建议外,还对他说,“静下心来,我相信你可以。”

在随后的战斗中,桑岭也在反复地告诫自己,“首先要认清楚现在的形势,安静下来,看看自己到底缺什么,能不能找人帮忙,然后再看看还有哪些东西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改进,凡事都得一步一步来。”

刚到金银潭医院的时候,桑岭几乎每晚都无法顺利入睡,“明明身体已经很疲惫了,可就是睡不着,觉得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压着,精神压力很大”。

现在,桑岭摸索出一个促进睡眠的办法,每天睡前做一会儿平板支撑和俯卧撑,通过一些肌肉训练,让自己解压、放松。

桑岭觉得在金银潭医院工作的过程,就是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的过程。ICU病房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对大夫来说,救治的压力很大,每一个处置都关乎生死。一个多月下来,桑岭自己的经验是:把控住每一个细节,做好每一件该做的事。

在没有有效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桑岭认为重症患者医生的责任就是尽量给患者提供生命支持,然后进行基础病的治疗,“把人缓过来,让他的免疫力提升上来,再攻克病毒。”

对重症患者的救治,其实业界已经有了成熟且规范的诊疗指南和相关共识,“只不过刚开始由于人力不足、队伍不齐等原因,很难到位”。

随着驰援武汉医护人员的增多,现在桑岭所负责的医疗组已经有4-5名医生了,但并不都是ICU医生,心内科、外科等科室的医生也都被调配过来援助。对此,桑岭摸索出来的方法是,让一名ICU医生搭配一名其他科室医生一起工作,ICU医生负责制定医疗方案,其他科室医生负责执行医嘱,保证治疗方案落实。

各地驰援湖北的同伴的到来,让桑岭的工作压力得以减轻,他所负责的病区近期已开始出现空床。

然而,桑岭心里的压力却没有减轻。对桑岭来说,内心最痛的是,他的病人中,有一些是同行,他们是疫情初期坚守在战“疫”一线的那一批,因为过度疲劳,身体免疫力下降而被感染。

当被问及在武汉援助一个多月,有什么感慨最想分享时,桑岭说:“希望疫情结束后,医生可以得到患者更多的尊重和理解,一时的英雄行为是不会长久的,只有持续的理解和尊重,才能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健康。”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 来源:中国青年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kbook.net